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野小草

本空间转载为主 向提供作品的朋友致敬和感谢 (2010~201709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访谈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  

2017-08-29 09:54:16|  分类: 韩天衡的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转载自 天衡艺术讲坛  20170828 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6月月16日,韩天衡先生在参加了“上海市首届篆刻艺术展”开幕式后,接受了羽菡记者的采访,畅谈了篆刻对于上海这座城市的意义。今日,“天衡艺术讲坛”将转载此篇访谈内容,以及韩先生在开幕式上的致辞,与篆刻爱好者共同分享。  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    和上海有缘


韩先生好!在上海市首届篆刻艺术展开幕式上,您谈了中国篆刻艺术的源流以及上海在中国篆刻史上的地位,并且首次提出了 “篆刻之都”、“篆刻之城”概念,很鼓舞人心。

篆刻是传统艺术里这几十年来发展最好最健康的,我刚才简单举了几个例子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。我提出上海是“篆刻之城”、“篆刻之都”是有根据的。流派印在上海这座城市兴起,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明代后期上海出现了一个收藏家,叫顾从德,他于1572年编辑的《集古印谱》,是一册集名家印作的印谱,它的出现让大家找到了我们的根,有了一种文化自信,有了借鉴的范本。我们可以追溯秦汉看明代的几个大家,基本上都是在这本印谱的滋养下形成流派,开创篆刻艺术风格百花齐放的。所以,篆刻和上海有缘。

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您发言时讲到,四位创始人有三个在上海。

对。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吴昌硕是上海人。篆刻这门艺术在上海一直发展的很好,特别是到清末民国初,吴昌硕、赵叔孺培养了一大批的弟子,这些弟子又再传承到下一代。


您是吴昌硕、赵叔孺第三代的传人,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以来您收徒授艺,韩门弟子达300多人,遍布海内外,成为当今书画印界的中坚力量。您对上海篆刻现状有何看法和印象?海上篆刻群体形成新的梯队,您觉得哪些方面需要完善?

整个篆刻界,上海应该讲在推陈出新方面稳步前进,相对于有些地方的那种突飞猛进,我感觉我们现在好像是温了一点。上海的篆刻家有实力,但很少介入比赛和展览。你看全国展,上海参加的人不多的。我这次搞了一个国际书法篆刻大赛,18号是开幕式,收到5195份稿件,都是我自己在策划参与。日本就来了1000件,还有台湾、澳门、香港的投稿作品。你看那么大一个展览,我的学生基本上没有参加的。

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是上海的学生没有参加吗?

外地的也没有。这里说明一个什么问题?从两方面来分析,上海作者比较看淡竞争,我跟学生讲:你们年轻,参加这种大赛等于到竞技场上去锻炼,不是为了名和利,你要想到这是一个锻炼,这也不是坏事。我们上海呢,就是有这么一个情况不温不火,所以有些老师讲,哪个省份进国展有多少人,上海人很少,说明上海参与程度不够。但是,第二个,你不能讲上海没有实力。我今年78岁了,从七十年代末中国就开始有很多的书画篆刻比赛,我没有参加过一个。1982年《书法杂志》搞首届篆刻大赛,他们硬要我参加,我想比赛我是不参加的。所以你看我也是这样。但不参加不等于平时不在认真学习研究,不等于没有实力。参与是好事,太多的参与,心静不下来也不是好事。你一直在那里埋头研究,始终不跟社会见面,显得很清高,那也不见得是好事。所以上海的状况是比较特殊的。但上海有一个好处,上海的篆刻从民国到现在,它总是百花齐放的,像吴昌硕影响那么大,他的绘画、书法、篆刻在上海始终是百花之中的一朵花,绝对没有因为吴昌硕的出现,上海就家家吴昌硕,人人吴昌硕。从这点说明上海的艺术家是清醒的,他们知道“一花独放不是春”,万紫千红才是春。

我昨天看到微信圈里面,有一个人说:啊?上海到现在为止才举办了首届?是的,上海步伐比较慢,我感到快慢不是问题,好才是问题。快慢是热闹不热闹的问题,你办的好与不好是本身的问题。所以我对上海的现象呢,我也是一分为二分析的。


    一直在变


这次展览现场收集展出了当代已故海派篆刻大师的原石、印花,年代感十足的印石,可以欣赏到前贤带给我们的宝贵财富!有人说您“印风虽新,只是比前贤高明在于创新的意识要自觉些,明确些,因此成果也多些、大些。”您是怎么评价的?

我们学习传统是学习那些历史上创新的独具价值和面目的好东西。讲“推陈出新”是指推往昔之新出今日之新,其本质是“推新出新”。任何创新的东西都是建筑在新的理念上面,而新的理念又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。如果讲它是真正经得起历史检验的,它会从流行走向经典,反之,它就从流行走向泡沫然后消失。没有理念,在那里创新是走不远的,因为艺术背后支撑你的不是技巧,而是理念和你的修为,文化与修养是综合工程。

艺术呢允许各人走各人的路,不要像火车扳轨道一样,一定要扳到我这个轨道上,艺术应该百花齐放。但是有一点,你的思维、你的理念、你的作品,在今天不是你说了算,我说了算,要50年后看。元代画家吴仲圭,号梅花道人,当时他的东西人家不理解,他就讲过一句话“待五百年后人论定”。我们过去讲“各领风骚数百年”,但是不努力,能领风骚三年就不得了了。
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您曾经说:“要使今天的流行成为历史的永恒,取决于作品的独特个性及其内在的深度、力度和高度。”上世纪80年代,您独特的篆刻语言风标自立,形成了中国书法篆刻史上的“韩派”,您最近还刻吗?

刻的,我一直在刻,而且我一直在变。搞艺术,老是吃一个菜有什么味道呢?像这次我搞“海纳百川?晒墨宝杯”国际书法篆刻大赛,我刻了“海纳百川”,这方印的刻法跟过去完全不一样。


不一样在哪里呢?

首先表现空间,其次,既然讲百川入海,就要讲流动。我是带了这样的理念来刻这方印的。所以当我发给我的朋友,他们说,韩先生你怎么印风又变了?他们不知道这不是印风变的问题。有时候,文字本身的含义决定了要有怎样的处理,如此,文字和印章的内涵才能真正融合。
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    艺术的蜂窝


您说要做学问,要读书,要有著作,有了理念才有作品。那您是怎样学习的?

很杂,大概一两个星期我就要拿古代的经典出来看,中青年的作品我也经常看一看。我们的学习不要老是回头看祖宗,中青年的尽管不够成熟但里面可能有一点对你有启迪作用。孔子曰 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,不能骄傲。你越谦虚,好比你的肚子越空,越装得下食物。而你认为自己已经够了,便什么东西都装不进。所以需要学习,不断地学习传统,学习当代人还有向后来人学习,我是这样做的。要多读书,读书读多了,思考问题深了,解决问题的能力高于常人。写文章、做学问,有人能挖三层意思出来,有人能挖到五层,那是本事。讲一点人家没听到过的东西,那人家感到你是有内涵的。


讲一点人家没听到过的东西,太难了!您不仅在篆刻,而且在书法、绘画、书法篆刻史的理论、书法教育,以及艺术品的收藏和鉴定等方面均造诣深厚,令人敬佩。

我这个人呢本事不大的但是很杂。因为我知道打通的重要性,大概在二三十年前我提出“马蜂窝”理论,把艺术比作一只蜂窝,书法、篆刻、绘画、文学,实际上是马蜂窝的一个个连在一起的蜂穴,把它们之间的薄壁打通,便可相得益彰,左右逢源。
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您刚才说到“海纳百川?晒墨宝杯”国际书法篆刻大赛,我们都知道您成立韩天衡艺术教育基金,不断支持文化艺术活动,并开办天衡艺术教育基地。

我主张用艺术品奖励艺术。这次的国际书法篆刻大赛,特等奖获得者的奖品是我自己刻的一方图章,我让学生(西泠印社理事)刻了六方作品送给六个金奖获得者。优秀奖呢我们一人发点奖金。我感觉我们不要老是用金钱来奖励。现在拜金主义俨然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,所以我主张用艺术品奖励艺术。

这次我们投稿的人数很多,当然我在里面做了很多工作,找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朋友,特别是在海外。我是这样想的,到我这年龄了,我也不为名,我也不为利,但有一点,就是以我的美术馆作为平台,把这三分地耕好,外面有事情找我,让我提点意见出些点子,那是当仁不让的,理所当然的。但是精力有限,我现在就耕我那三分地,把它耕好产生影响,那就够了,别无他求。
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韩天衡先生在上海市首届篆刻艺术展

开幕式上的致辞


尊敬的尤书记、尊敬的各位篆刻家、贵宾,特别是远道而来的陈振濂主席、徐利明主席,还有蔡毅先生:

就我个人的认识,篆刻艺术是改革开放以来传统艺术里面发展得最好、最新的一个门类。在三十年之前,如果我们拿篆刻的“篆”字叫大学生去认,十个人里面大概有六个人不认识,现在我们的小学生看到这个字都会讲是篆刻的“篆”。另外,我们三十多年的篆刻发展,不讲远的,如果说从2000年到今年我们所有篆刻家出版的印谱,它的总量就超过了从明代后期兴起的五百年印谱的总数,论文也是如此,而且都有非常高的质量,这是这门艺术蓬勃发展的状况。还有我们都知道,在二十年前,我们的篆刻艺术始终是附属于书法,书法展里面有一块是篆刻。但是这些年慢慢变了,篆刻已经从书法的附属地位变成一个独立的艺术,这门小众艺术已经不小了。当然我们还有很多的理由来说明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新时期篆刻艺术的蓬勃发展。所以作为一个篆刻人,我感到非常高兴,非常欣慰。

      另外,我在思考,上海这个城市历来跟篆刻有缘,这里面我感到特别要提的是三个人。上海这座城市是流派印章兴起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,就是我们上海在明代后期出了一个收藏家,叫顾从德。他改变过去用印章翻模出印谱的方式,别出心裁地用传世的原印来做印谱,这本印谱就是产生于1572年的《集古印谱》。由于这本印谱的出现,让我们篆刻家有了真正的范本,我们可以追溯秦汉。所以你看明代的几个大家,基本上都是在这本印谱的滋养下面各创面目,百花齐放。所以篆刻跟上海有缘,溯源就是明代的顾从德,这是我们不能忘记的。另外就是吴昌硕先生和赵叔孺先生,今天上海的篆刻有那么好的一个局面,跟这两位先生的栽培以及后一辈、老一辈艺术家的代代相传都是相关联的,所以这也是两位我们不能忘记的值得敬畏的篆刻家。

       我们大家都知道的“天下第一名社”西泠印社已经有113年的历史,孤山在杭州。我曾经讲过一句话,对搞篆刻的人来讲,我们认为天下什么山最高?不是喜马拉雅山,而是孤山,因为孤山在我们篆刻人眼中是最高的“圣山”。但是,西泠印社的四位创始人当中就有三位是长期住在上海的,分别是王福庵、丁辅之和吴石潜。所以我讲,上海这座城市历来跟篆刻有缘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我个人认为上海可以说是艺术之都、篆刻之都、印学之城,这大概从历史的角度来讲是一个事实。

      当然,篆刻在上海发展到今天,在几辈老的篆刻家的指导传承下面,我们今天一路走得很好,也走得很正,我们值得高兴、欣慰。但是我们不能骄傲,因为篆刻从清代开始已经遍布到祖国的很多省市,各地的篆刻发展也非常好,这种优质的竞争,也是我们篆刻艺术进一步发展的动力。但是作为上海的篆刻家,包括我本人在内,我们都应该敬畏传统,敬畏历史,向传统学习,向外地的篆刻家学习,我们有这样一种虔诚之心,借其他城市之长补我们上海之短。我相信,通过大家的努力,上海的篆刻创作、篆刻理论研究和篆刻教育一定会更上一层楼,我们上海的篆刻艺术一定有更加灿烂的明天。谢谢大家!


韩天衡美术馆

地址:嘉定区博乐路70号

开放时间:周二至周日9:00—17:00
(16:30 停止入馆)周一闭馆!
门票价格:全年免费开放

公共交通:轨交11号线至嘉定西站转公交嘉定11路至博乐路金沙路站下。也可乘坐公交嘉定6路、嘉定4路至博乐路金沙路站下。

【转】访谈  上海市篆刻之城——韩天衡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