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野小草

本空间以转载引用为主 向提供作品的朋友表示深深的敬意和感谢(2010~2017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706)  

2017-06-30 05:36:22|  分类: 韩天衡的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转载自  天衡艺术讲坛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

20170629 简化字入印浅探

现在人们通常说的简化字入印,一般是泛指不采用篆文刻成的印章,准确地说,就是采用社会通用的规范字,化为隶、魏、行、楷等书体刻成的印章。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提到简化字人印,人们似乎就觉得它是诞生不久的“新品种”,其实并非如此。我国汉字的书体,经历了甲骨文、大篆、小篆、隶书、草书、楷书等几个大的演变,今后还将继续向拉丁化演变。这种不问断的演变,是社会发展的必然,也是人们对文字要求易于辨认、便于书写的需要,它始终带着简化的使命。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文字的不断演变的历史,也是不断简化的历史。这种简化趋势同样反映在印章上,诸如,战国时期的玺印,采用的是当时的通用文字—大篆,秦王朝的印章,采用的是“书同文字”的小篆,汉印虽沿用篆文,但却是较秦篆简化而饶有隶意的汉篆。秦印不沿用大篆,汉印不沿用大篆或小篆,可见,印章采用的字体,是顺应着社会用字的简化而简化着。当然,这个简化是从广义上讲的,具体而言,秦印之一变战国玺,汉印之一变秦印,一变再变,变而未离其宗,即仍然是在“篆”体中变,和今天我们所讲的“简化”含义还有差别。


魏晋以后,社会通用文字进入楷书时期,可是,刻印沿用篆文,似乎成了惯例。这样,就给人以错觉,好像刻印非得以篆字人印,才为正统。事实并不尽然,在楷书初具形态的晋朝,随即就出现采用楷书刻成的印章,“零陵太守章”①就是一例。唐、宋、元、明时期都不乏以楷、隶人印的印章②。特别是在元代,私人往往备有一枚长方印,印面上端的行楷书写姓氏,下端来一个只有自己闹得明白的花押符号,即所谓“元押”印。不过类似“简化字”印章,大都只应用于个人或下层政权机构。可是,值得提出,太平天国政权的印章,一反以往,自上而下一律以宋体或楷书人印,即使我们能见到的首领私印也是如此。然而,这些印章,历来被封建士大夫视为与篆刻不相容的“野狐禅”。
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综观历史,简化字人印,虽不多见,但也并未绝迹。如明清的一些知名的篆刻家,也尝试过用篆文以外的书体人印。诸如,明代的宋比玉,相传就喜爱采用隶书人印。清代的蒋山堂刻过“仁”字印;吴圣俞刻过“岁华如箭堪惊”印;赵之谦刻过好几枚风格迥异、又具特色的两字印⑧,黄牧甫刻过二十一个字的印;吴昌硕不但刻过多枚仿“元押”印,还刻过“缶记”两字印和镌刻四十三个字的简体印等。综上所述,历来在以篆文人印的世界之外,也还存在着一个用“简化字”入印的天地,尽管这个天地还比较狭小,比重也是微弱的,但毕竟是祖国传统的篆刻艺术中的一部分,不能忽视,也不应歧视。
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
解放以来,刻印艺术获得了新的发展。许多作者不论是在篆文还是简化字入印方面,都作了有益的尝试,出现了一些别开生面的佳作,长势喜人。我们知道,从宣传的意义上讲,简化字入印,利于群众的辨识;但是,群众也同样喜欢那些虽则文字不能一下子识得,然而猜上半天也感到很有兴趣的篆刻。所以,我们从贯彻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方针出发,理当既欢迎更精湛的篆刻之花大放异彩,也欢迎高水准的简化字印章来一个争艳斗妍。
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有人认为刻印用简化字势必失去艺术性,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。比如,吴昌硕曾有一枚用汉代社会通用的书写体镌刻的印章,他就认为这是自己得意的佳作④。事实上,这一枚印章的艺术性是不低的。可见一枚印章艺术性的高低,并取决于字体。以刻印艺术来说,主要是由文字的书法,通盘的章法,用刀的技法等三个方面组成的。篆文入印或简化字入印,同样都要达到这些方面的根本要求,才能刻出精到耐看的佳作。如果不掌握这些要求,即使是用篆字刻印,也是毫无艺术可言;在被人们奉为篆刻规范的秦汉印中,也可以找到一些失败的作品。

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就目前的实践说来,用简化字入印,艺术性不高、“滋味”不浓的状况是存在的。究其原因,一是简化字在造型上缺乏篆字的图案装饰美,笔划、章法较难于安排;二是简化字入印实践少,心得少,缺乏篆字入印有着若干代人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。一些篆刻有成绩的行家,在尝试镌简化字印章时,也都有这种“刻篆字容易简化字难”的感受。然而,讲难,以篆文人印之初又何曾不难?有难,才有真正的艺术;有难,才会领略到艺术创作的苦辛和欢乐。“科学有险阻,苦战能过关”。艺术也是一门科学,简化字入印,在目前来说也是一个尚未完全攻破的关卡。我们深信,只要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,简化字入印一定能像篆字入印一样,赢得它的艺术声誉和地位。
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①此印解放后出土于南京,为东晋颜约墓中物,现存中国历史博物馆。

②唐代有“右策宁州留后朱记”隶书长条印。

③赵之谦曾刻过“钱式”,“子重”、“仲仪”等“简化字”印章。

④见《苦铁印选》真真出人大吉”一印及边款。



20170629 对于姓名回文印释文的一点意见


我提的是一个小问题,却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,特别是存在于印谱编辑的释文和印学理论文字中——即对姓名回文印的释文格式问题。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浏览古来至现今的印谱,观其释文,对姓名回文印,如图一,释为“毕侠君印”。可是,对非回文印的姓名印,如图二,释为“常充朗印”。问题出来了,原来在汉人手下作不同构图处理的两类印,因为我们自找麻烦地采取了两种不一致的顺序去释读(对回文印采取逆时针顺序,如图三,对非回文印采取了自右行至左行的顺序,如图四),反而混淆了回文印与非回文印的形式差别,显然这是人为的混淆,是不妥当,不科学的。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应该承认,现今使用的释文格式由来久远。在南宋王俅《啸堂集古录》里,曾汇集了三十七钮古印,虽枣梨摹刻,神气尽失,然形式可见。内有姓名回文印一钮,就是被释作“杨少翁印”的。

可是,我们同样看到,元代的吾衍对姓名回文印透露过正确释读形式的消息。在《学古编·三十五举》里,他说:“二名,可回文写,姓下着‘印’字,在右;二名在左是也。”意思是说:名为二个字的回文印,“印”字放在姓的下面,在印面的右行,而名字则在印面的左行。以上述“杨”印举例,应当自右行至左行释读为“杨印少翁”,而不应释作“杨少翁印”吾翁是印学大家,毕竟高王俅一筹,可惜他的意见一值未得到重视和实施。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因此,依笔者管见,我们对于姓名印的释文,不必自作多情地采用两种不一致的顺序去释读,而一概采取自右行至左行的顺序,如图四。这样非回文姓名印,如图二,被释读为“常充朗印”,“印”字在姓名之后;而回文姓名印,如图一,被释读为“毕印侠君”,“印”字在姓之后而在字之前。则原来存在回文与非回文姓名印的形式差别,即使在不附加印蜕和不作任何说明的情况下,也能明白地想象得到和类分开来。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姓名回文印的释读格式是小问题,却是老问题,希望如今能成为一个能够得到行家正视并及时纠正的问题。 



20170705 把字写端正

(选自l982年3月30日《文汇报》 )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写字,特别是书写我国的汉字,除了实用的意义,还有表达艺术情趣,供人赏心悦目获得精神享受的意义。当然,对大多数人来说,不可能要求两全其美,但是,所有的人都应该把宇写得端正。而要做到这一点也还不那么简单。


有些青年朋友写字潦草出格,宛如“天书”,叫人横看竖看,东猜西想,都吃不准。有些则写得拉杂一团,宛如泼翻豆箩,乱散一地,例如:一个“甥”字,被劈成“生”“男两字。有些则像一排排打了结的链子,字与字解不开,读不断。有此则是任意创造,不合规范。丢头、缺脚、少心肝,比比皆是。
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读这类文字的书信或稿件,往往弄得人头昏脑胀,莫名其妙。此时此刻,如果看上一份端正清秀的文书,读卉的乐趣真不下于炎夏时分喝进了冷饮,精神为之—爽。


从传达和交流思想的角度来说,字足不闻声响的语言,是时刻离开不得的从由字及人的角度来说,在未见其人的情况下,己他的字又足显示他风采的“亮相”。可见,把字写得端正大方,能辨可读,足一件不能小看的事情。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有些青年人认为自己的字总足“写不好”了,也不想练了。俗话说:“字如其人”,“书品来自人品”。由此推开去,笔下的字写得马虎潦草,恐怕还与他的精神状态有关。


诊治这毛病的第一味药剂,当是叫他心要静下来,把写字当桩事来做,全神贯注地一笔一笔、一字一字地写下去,积以时日,培养成一丝不苟的态度,就不难把字写端正。

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有些青年人认为自己的字总足“写不好”了,也不想练了。俗话说:“字如其人”,“书品来自人品”。由此推开去,笔下的字写得马虎潦草,恐怕还与他的精神状态有关。


诊治这毛病的第一味药剂,当是叫他心要静下来,把写字当桩事来做,全神贯注地一笔一笔、一字一字地写下去,积以时日,培养成一丝不苟的态度,就不难把字写端正。
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630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
要写好字务必用毛笔来练习,这当然是不错的,因为我们祖先发明的毛笔,运用得法能产生出高妙的笔情墨趣,不过,用圆珠笔、钢笔练习,同样可以把字写得端正秀美。在古代著名书法家里,就有不少是在没有好毛笔的情况下用手指、甚至芦杆,树条、扫帚练字,终究成为赫赫大家的。 


要而言之,态度端正,方法对头,勤写勤练,持之以恒,那么,在他的腕底笔梢下,一定会出现一手端正的好字。



20170706 乐趣多在探索中


(1985年1月)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706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我学篆刻是先付出血的代价的。六岁蒙童,似乎还没领教钢刀的威风,刻印走了刀,大拇指上给割去了不小的一片,老母拣来一把香灰按上,用士林布一捆,忍痛受罪两个月,居然肉给粘合上了。大概是自认为不能白付出大代价,以后更是乐此不疲,鼓刀耘石了。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706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在很长岁月里,我遵循方介堪老师“不可学老师的样子,而要学习秦汉印”的教诲,以追秦摹汉,探索再现历代印人风貌为乐事。在这段时间里我摹写和临刻了两三千钮古印。


二十三岁那年,我登门向方去疾先生请益,他细心地翻阅了我厚厚的印稿后,讲了一句话——话多了,象雨点簌簌,听了也不上心,正因为是一句话,它才深深地震撼了我。他说:“你可以变啦!”我当时不无惶恐地回答:“我怕基础不够!”话虽这样说,去疾先生播在我心田里“变”的种子,却勃然萌发了。是的,在前贤的印作里探索是断不可少的,但这毕竟是在前贤开拓的路上漫步,对他们说来是旧的,对我说来则是新的。只是学习继承,严格地讲,尚属“摹拟”,而非抒发自我性灵情感的“创作”,“书非不法钟(繇)王(羲之),而非复钟王”,贵在“始于摹拟,终于变化”。我终于斗胆下了决心:走推陈出新之路。出新缘于推陈,无陈也无真新,艺术是讲继承性、延伸性的。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706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我在探索往昔篆刻和印学流派的认识上,开始归纳了奇中见平、动中寓静及雄、变、韵的探索目标。我自认为强调奇、动的效果,能获得不凡的、抓人的第一印象,强化不雷同于别人的清新感和写意画情趣。但奇和动务必以平和静垫底,奇中见平则不怪诞,动中寓静则不油滑。印作雄才能壮伟劲迈,有气势,拒小派,自有时代气息;变则力求篆法、章法、刀法、意趣上区别于古人、他人和故我,常变常新,才能使艺术生命长青;韵是在雄和变的基础上求韵致,要有一种可玩味、可爱恋的鲜美劲儿,但离开雄和变去求韵,则象用味精泡白开水当汤喝,其味必欠醇欠鲜。此外,我还注意到,继承和创新是断绝不得关系的,继承时不忘创新之旨,创新中不忘传统佳处。即使是寻路攀珠峰的勇士,也务必参阅前人走过和绘制的图舆,探索中重视前人提供的有价值的导游图,至少可以减少盲目性,防止走悬崖。说来轻易做来难,理想与追求好似都在奔跑,目标总是那样的迷惘遥远。欲近不能,求万得一,如今自忖,依旧汗颜无已。
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29~0706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探索不单以摘到果实为乐趣,它促使你不甘因袭守旧,不以一辈子重复早已熟娴的思路、技法为极则。胸怀“疑无路”而后“又一村”的神奇美妙憧憬;饱含排除苦恼、彷徨而进击不止的活力。从去疾先生提议我“变法”,至今过去了二十个年头。我依旧在求变的道路上艰辛摸索:有变得为前辈行家谬许的“新面”,有变得令人摇头批评的“怪腔”,我认为这对探索者同是珠宝,谬许权作动力,批评诚可深思,合二而一,可使自己在永无止境地探索中,端正方向,加快步伐。


韩天衡美术馆

地址:嘉定区博乐路70号

开放时间:周二至周日9:00—17:00
(16:30 停止入馆)周一闭馆!
门票价格:全年免费开放

公共交通:轨交11号线至嘉定西站转公交嘉定11路至博乐路金沙路站下。也可乘坐公交嘉定6路、嘉定4路至博乐路金沙路站下。

 
【转】豆庐艺术文踪 之四 ——( 作者 韩天衡) 多篇 (20170630~)有后续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