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野小草

本空间以转载引用为主。欢迎分享。在此,向提供作品的朋友表示深深的敬意和感谢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  

2017-05-05 07:20:10|  分类: 韩天衡的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转载自 天衡艺术讲坛  20170504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(原文刊载于台湾《雄狮美术》,1991年4月号,第242期)

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韩天衡书、画、印兼能,其中以治印最为行家称道,西泠印社社长、书法家沙孟海评为:“根底深厚,刀法精熟,加上刻意创造,变幻多姿,为现代印学开辟一新境界。”笔者于二月初造访韩氏,得悉香港同福画廊将为他主办书画篆刻展,篆刻为一较冷僻之艺术,笔者藉此小文作为学习的过程。
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是有留人处

摇橹姿势启发篆刻线条

中国的篆刻艺术已有二千多年历史,先后出现过两个灿烂的高峰,一为秦汉时以金属、牙玉为印材,制法为铸、凿、琢的图章,二为明清时的流派印章。明王冕始用花乳石镌刻治印,开石章风气之先,石章优点在于质地松嫩,可供篆刻家发挥变化无穷的运刀技法。

明代流派印章的开山鼻祖文彭与何震,不忍坐视宋元以来气格低劣的九叠文官印和庸俗不堪的私人用章,于是上追秦汉古印的简练空灵,挣脱时俗印章的繁琐板滞,为中国的篆刻艺术打开了崭新的局面。

明末清初的治印巨匠程邃,刀下风格淳朴凝重,但仍一如前辈篆刻家师承秦汉古法,在范畴之内力求创新。

西泠八家之首的丁敬,开创浙派,对印坛影响尤其深巨,他不甘“墨守汉家文”,冲破秦汉印的藩篱,而博取六朝唐宋的妙法,吸取百家之长,别创一格,行家赞誉丁敬的印章“面目众多,清刚朴茂,古拗峭折”。

到了皖派的中兴名手、书印皆精的邓石如,他意识到,一味在印章内翻新着实有限,于是大胆拓展印章天地,印外求印,将多种风貌的篆书体势引入印石中,使笔墨感充塞。

清末名家辈出,赵之谦、吴昌硕、齐白石、来楚生、王个簃之后,当今篆刻界又出现了开山创派的韩天衡。

今年才五十岁的韩天衡,原籍苏州,出生上海。经营象牙生意的父亲,深谙象牙雕刻之道,天衡得自遗传,六岁启蒙学习刻印,削下大拇指一片肉,经母亲用香火抹上才给粘合,自此与刻印结缘。后因家中囤积象牙的仓库遭日军轰炸夷为平地,家道就此中落,又不得不辍学,便以参军为出路,派驻温州,拜温州博物馆馆长方介堪为师,学习篆刻艺术,听从方师“要学习秦汉印”的警句,找遍温州公私收藏的印谱,写成五十万字的《中国印谱叙录》。著录过程中,他修正了前人谬误根据史实,北宋杨克一的《集古印格》才是中国印谱的始祖,而非一般认为的《宣和印谱》。

韩天衡在看过一千七百部的印谱、追秦摹汉刻了约三千方古印之后,廿三岁那年,捧着厚厚的印稿登门求教书画家方去疾,一句“你可以变啦”!听得他如雷贯耳。

站在军舰甲板上,苦思变法之道,无意间瓯江上摇橹姑娘的姿态吸引了他,只见姑娘的手臂在空中一摆,划出的线条是弯曲的,长长的船橹在水中一翻一滚,跳动的线条也是弯曲的。手和橹左右摇动,而船在水面行进留下的线条却是笔直的。

韩天衡给这番景象触动而有所开悟,灵光一闪,为什么不把这弯曲的线条用到书法及刻章的刀上?!“最理想的直线条是在左右摇摆中产生的,最高明的曲线条是在无数细小的直线条的衔接中出现的”。

 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多歧亡羊
 
开拓鸟虫篆刻新境地

天衡借取摇橹的手法来处理书法篆刻中的线条,将江上所见演变出他的摇橹艺术理论,他在感叹刻印之难,一举足便投入前人窠臼的同时,左手握石,右手操刀,刀旋石转,扭曲蛇行,试着闯出一条前辈篆刻家没有走过的路,他汲取传统古印的优点,把握篆书为篆刻之源,书法、刻印双管齐下。

韩天衡探索秦汉篆刻,巡礼五百年来印学流派,经过深入的理解与比较,他归纳出自己篆刻艺术的追求:奇中见平,动中寓静,雄、变、韵是他的目标。

他认为强调“奇”、“动”的效果,能获得给人以不凡的第一印象,强化不同于别人的清新感和写意画情趣。“不过,‘奇’、‘动’必须以‘平’、‘静’垫底,奇中见平则不怪诞,动中寓静则不油滑。”这是他的体味,“印章要雄,才能壮伟劲迈”,韩天衡又力求篆法、章法、刀法、意趣上区别于古人,追求令人玩味的韵致。

识者形容韩天衡印中的“朱文线条若枯藤缠绕,白文线条若古柏相抱”,誉为这是他筛剔各家印章线条之后的独创,凭此可跻身大家之列。他那种略带草书意趣而又没有边框的朱文印更是风行一时,模仿者欣赏他印中奇肆奔放的气质,又以为他的印易学易刻,结果造成“韩天衡何其多”之现象。

韩天衡的篆刻中,最为行家赞不绝口的该属他的鸟虫篆,这种因取鸟形虫迹为名的篆文,秦汉古印即有流传,能者无多,近代精于此道的方介堪,他的鸟虫篆以严谨工整见长,弟子韩天衡青出于蓝,大胆创新,用刀使转灵活、沉稳,转折处以曲为直,似方而圆,笔画细而挺劲、粗而凝重,相互穿插,具有可变、可塑性。

他一反鸟虫篆印章边框常态,采取边栏全无的形式,用印文中笔划的游走或借边或逼边,形态相互照应,获得了形散神聚的效果,被公认为鸟虫篆入印的开拓者。飞舞流动,奇崛清新,神态如生,是韩氏鸟虫篆的特色,除了印之外,他的书法亦颇受秦汉这种花体字的影响。
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天衡

刻印使刀如使笔

“天衡治印开始用刀是平的,后来是锐的”,程十发曾为文写道:“如此使线条扭曲前行,产生新的意境。”美学家伍蠡甫认为韩天衡的书画篆刻中,线条的运用“继承发扬汉简中‘波’的笔法”。韩天衡治印,讲究运刀,他使刀如使笔,企图达到有笔情又有刀趣的艺术境界。韩氏集经验之谈:“高手运刀,皆贵在稳、准、狠,线条贵得健、厚、重。”其运刀时,力发于腕而传递于刀,刀之入石则力全部传递于线条里,如此线条充满着力的跳跃。

有笔有墨,有刀有石,是韩天衡用刀的理想境界。历代治印名家中,他对程邃、吴熙载、钱松三家运刀游刃恢恢,最为折服。清末名家赵之谦被誉为“刻印能夺完白之席”,他天赋过人,巧妙地将出土的六朝碑版运用到他的篆刻里,打开前所未有的崭新风貌,而对一向不受注意的边款,也作了前无古人的创造。韩天衡肯定赵之谦篆刻艺术达到天马行空、不可方物的美妙,但因他曾面对中兴的印坛发过“古印有笔尤有墨,今人但有刀与石”的哀叹,故把赵之谦列为忽视刀法的重篆轻刻派,美中不足。

吴昌硕的篆刻以貌拙气盛、斑驳浑厚取胜,融合石鼓文的笔情和写意画的意境,刀落石开,看似粗头乱服,但又能不着痕迹的收拾残局,只取印的某部分精意雕凿,韩天衡赞赏吴昌硕的既雕既琢,又归于朴素大器,“从而赢得一种似铸似凿、似风化漫漶,却高古沉雄的艺术旨趣”。 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赵冷月印

赵、吴之后,木匠出身的齐白石单刀直入,印文痛快淋漓,开创强悍激跃的新面,韩天衡认为白石老人印章表现强烈个性的长处“正潜伏了单一空泛的短处”,他看出白石篆法的习惯是舍圆就方,但篆法的妙处正在于方圆互用,白石之印因之显得太过刚硬犷霸,缺乏柔浑之感。“他的章法习惯于虚实处理为斜角对称,或边疏边密,而章法之妙在于虚实疏密”。在韩天衡的心目中,篆刻应该是对立矛盾相生相息的,能够将剧烈的矛盾处理得一无矛盾,险中获夷,绝处逢生,才算佳作。他对白石刀法的评价是:“他习惯于单刀长驱,而用刀之妙在于痛快而能含蓄,但舍含蓄而图痛快,难免抛筋露骨,失去蕴藉。”幸亏白石老人精湛的书画造诣,扬长避短遮盖了太过外露的缺点。韩氏奉劝后学者不当如法炮制,否则效果适得其反。

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 
百乐斋印

巧喻治印尚和谐

韩天衡为当代不同画风的大家刻印,他比喻印章好似在不同式样的服装上搭配纽扣,必须融洽和谐:他为程十发治印“尚奇”,为李可染治印“尚重”,为谢稚柳尚“清丽华贵”,为陆俨少尚“峻厚浑穆”,即可见一斑。




 韩天衡美术馆


地址:嘉定区博乐路70号

开放时间:周二至周日9:00—17:00
(16:30 停止入馆)周一闭馆!
门票价格:全年免费开放

公共交通:轨交11号线至嘉定西站转公交嘉定11路至博乐路金沙路站下。也可乘坐公交嘉定6路、嘉定4路至博乐路金沙路站下。



【转】韩派篆刻艺术(施 叔 青) - 山野小草 - 山野小草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